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撞见老师搞学生
撞见老师搞学生

撞见老师搞学生

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接触色情文学,情有独钟的就是熟女乱伦系列的作品,但很多好的作品写着写着就没有了下文,每到这个时候,就让我有种戛然而止的不畅快感,开始懊恼自己为什么看这篇小说的开头,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么,所以我就试着来写写自己的故事。
  废话不多说了,直接步入正题,我喜欢熟女乱伦系列的作品,自然而然的很早就开始注意我妈了,但像是小说里那样,一言不合就调戏,扣扣摸摸就滚床单的桥段,在我身上是不可能发生的,虽然我父母在我小时候就离婚了,是我妈把我一手带大的,但正因为这样,我才非常怕我妈,在家里面根本不敢有任何逾矩的行为,无非就是偷看几眼罢了。
  我妈是个高中语文老师,所任教的学校马马虎虎,平时不算太忙,只要不是带毕业班的那一年,都能有很充足的时间来管我,所以我的学习成绩也还算不错,本来是能考上重点高中的,但我妈觉得与其在重点高中里面垫底,还不如在她们那个普通高中的重点班当个尖子,这样对我的成长会更好一些。
  我上高中那一年,我妈刚好轮到教高一,也许这是她早就算好了的事情,就等着我这高中三年再送我最后一程,让我今后能有更好的前程。
  我妈虽然教我语文,但却不是我的班主任,不过我们的作息时间基本一致,在家里的时间比较统一。
  在家里我妈也不是每天都熊我,大多数时候她还挺和颜悦色的,毕竟为人师表,在家里面她的穿着并不随意,但毕竟已经到了夏天,她在家里还是会换上家居裙,家里吃饭的时候坐的是矮桌,她对我也没有太强的防备心,有时候直接叉着腿坐,我能清晰的看到她腿根处,鼓鼓囊囊被内裤包裹着的软肉,每当见识过这种春光后,我的鸡巴能硬上好几个小时,至少要撸好几次才能睡着。
  我妈她虽不是那种倾国倾城的女人,但也颇有几分姿色,毕竟是奔四的女人了,身材有些发福,可绝算不上胖,对她这种带着书香气,又韵味十足的女人,我是没有一丁点的免疫力,但也只能干瞪眼,我没有胆量去试探她的底线,直到一件十分意外的事情发生,彻底改变了我平静的高中生活。
  我刚上高二没多久的一个中午,因为些琐事耽误了,中午没有回家,吃过午饭后,我妈让我去她的宿舍,在那里休息一下,下午继续上课,我偶尔也在她宿舍睡过午觉,也没多想,那着她的钥匙就过去了。
  我妈的那个宿舍是两人合住的,平时另外一个老师不经常来,所以我也没有事先敲门的习惯,拿着钥匙直接就将房门给打开了。
  房门打开之后,两具白花花的肉体出现在我的眼前,女的正趴在床上,翘着她饱满风韵的硕臀,男的正在卖力的向前耸动,似乎是要将自己全部身体都送入女人的身体似得,在房门打开以后,也没有停止。
  最让我吃惊的并不是这对儿男女正在做的事情,而是他们的身份,那个女的是我妈的同事陶桃老师,男的是陶桃老师那个班的学生,比我低一届,真是想不到他们两个能搞到一起,让我眼睛都快掉到地板上了。
  我只是楞了几秒钟,就赶紧退出了房间,赶紧把房门轻轻的关上,生怕打搅到他们的好事,其实已经打搅到了,只是我还不太懂而已。
  在见到他们两个办事之前,我只是在网上看过些毛片,虽然画面很清晰,动作也很激烈,但是观感跟看现场直播根本不可同日而语,虽然只有短短的几秒钟,但关上门以后,我的心跳立刻就加速的跳动起来,比我看上十部毛片刺激都大。
  我在外面等着,以为他们两个很快就会出来,谁知道等了好一会儿,才见房门再次被打开,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,我在外面跟本听不到里面的动静,但是画面已经被我脑补出来了,他俩肯定是把剩下的给做完了,才会出来的这么慢,想到这儿,又让我增加了些许亢奋。
  我那个同学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,毕竟还年轻,面皮薄,被我撞破了好事,出来的时候显得十分羞涩,他低着头,飞快的从我身边略过。
  我看的他一眼,发现他有一半的上衣还掖在皮带里,显然是出来的太过匆忙,衣服都没有整理好,房门并没有被关上,我犹豫了片刻,还是推门走了进去。
  陶桃老师正坐在她那张床边,毕竟是老于江湖的女人了,见我进来之后,没有任何的羞涩,还冲着我抛出了个媚眼,这这让我的心跳又加速了几分,不清楚她这是什么意思,当场就楞在了那里。
  陶桃老师见我不动弹了,嫣然一笑,冲着我妈的那张床指了一下,示意我坐在过去,我得到她的示意后,这才继续往屋子里面走。
  我偷偷的在观察陶桃老师,见她双颊潮红,额头上还有一层薄汗未曾退去,身上已经套上真丝睡裙,不过里面好像没有穿胸罩,真丝睡裙胸部位置被顶出了两个很明显的凸点,两条白腿在床边耷拉着,根本不避讳我偷看,没有要藏起来的意思。
  我唯唯诺诺的坐在了陶桃老师对面,也不好直视她,只是时不时的抬起眼睛,朝她的大白腿瞄上一眼,诚然,陶桃老师这具成熟女性的身体对我的吸引力是十分巨大的。
  「想看就直接看吧,不用偷偷摸摸的了!」陶桃老师妩媚的说着,就将双腿收到了床沿边,双手抱了起来,脑袋枕在膝盖上面,眼睛一眨一眨的盯着我。
  我听话的将头抬了起来,目光投射过去,然后,我的脑袋嗡的一下如同要炸开似得,因为我发现陶桃老师竟然没有穿内裤,双腿并拢在一起,但大腿根部的蜜穴清晰的呈现在我面前。
  可能是因为刚刚战斗过的原因,蜜穴显得亮晶晶的,肉蚌分外突出,两片大阴唇也向两边翻着,穴口虽然开的不大,但从我的角度看过去,里面黑洞洞的十分深邃。
  「好看么?」陶桃老师不经意间问道,很显然她是故意这样做的,为的就是吸引到我的注意力。
  她成功了,我的目光像是钉在她的蜜穴上一般,根本不愿意挪开半分,喉头不住的吞咽着口水,我都没有意识到,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去舔几口她的蜜穴,想要去尝尝那是个什么滋味。
  陶桃老师根本不避讳我灼热的目光,甚至还微调了一下双腿,以便于让自己的穴口更容易让我看到。
  她妩媚的笑着,对我说道:「有些事情看到了,也就看到了,只要能烂在自己的肚子里面,说不定还能有更多的惊喜。」
  我的注意力全部都在她的蜜穴上,她说话的声音虽然能听的一清二楚,但说的是什么意思我却根本来不及考虑,只想着上前一探究竟,仔细查看一下她那个黑洞洞的穴口里面藏着些什么。
  我的屁股刚刚有所动作,想要上前查看一番,突然敲门声响了起来,房间里本来十分静谧的气氛瞬间被打破了,敲门声把我给吓的不轻,挺涨的鸡巴瞬间有要萎下去的意思。
  脑子里空白了片刻,这才意识到外面敲门的人肯定是我妈,她先打发我到这儿,事情办完了,也随后跟了过来,我没做过多的考虑,直接跳了起来,要去给我妈开门。
  「稍等一下!」陶桃老师轻声呼喊了一下,她现在身上穿的很薄,甚至里面还没有穿内裤,这要是让我妈给撞见了,肯定会认为我俩在这里面搞什么名堂。
  我顿住了身体,扭头看了一眼,发现陶桃老师也是被吓的不轻,她飞快的将床位的毛巾被展开,然后搭在自己的身上,然后平躺在床上,这才示意我去开门。
  其实这个动作并没有用多长时间,我也是慢慢的朝着房门那里挪动,见她已经准备妥当后,这才将宿舍的房门给打开。
  「怎么把门给锁上了,不知道我没有钥匙么!」我妈见房门打开之后,立刻就向我埋怨,走了两步,见到陶桃老师竟然也在房间中,这才恍然大悟,说道:
  「啊!原来桃子也在啊,我说这小子怎么把房门给锁上了。」「是啊,你家小天真的非常懂事,进来之后见我在里面,动静搞的非常小,让我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。」陶桃老师说起谎话来,面不红心不跳,十分的随意。
  「懂事什么啊,成天净是给我瞎闯祸。」我妈虽然这样说,但脸上还是洋溢着十分得意的笑容,在她的这些同事里面,我应该算是学习最好的那个了,很有可能考上北大清华,不过在别人面前,她还是会保持适当的谦虚。
  中午午休的时间并不很长,她俩在随意聊了几句之后,就准备休息,这个宿舍没有套间,如果只有我跟我妈两个人的话,她也没啥好避讳的,直接就会将外衣脱掉,换上睡裙就躺下了。
  不过这个时候,有陶桃老师在场,我妈朝着陶桃老师那边看了一眼,稍微做出了点犹豫,不过午休的时候不换衣服,实在是难受,她还是将自己的套裙给脱了下来。
  我正坐在床边,也在犹豫着要不要脱衣服,午休的时候,我一般只穿着内裤睡觉,突然瞥见我妈将睡裙给褪了下来,本来已经疲软下去的鸡巴,又再度复活起来,虽然只能看见个背面,但我妈那浑圆的臀部离我非常近,窗帘早已经被拉上了,但光线还是从她内裤包裹着的两腿间穿了过来,她穿的内裤很紧,我隐约看到她腿间鼓鼓囊囊肉丘。
  我的脑袋嗡的一下变的有些大,刚刚欣赏过陶桃老师的蜜穴,虽然距离有些远,但是蜜穴的样子已经深深的刻进了我的脑子里面,这会儿又看到只穿着内裤的妈妈,立刻就有种要去比较一下我妈的肉穴跟陶桃老师的有何不同。
  「愣着干什么!还不赶快脱衣服休息。」我妈见我不动弹,她根本不知道到我心里面在想着什么,轻声呵斥了我一声,催促着我上床午休。
  我轻声哦了一下,赶紧收回略带猥亵的目光,飞快的将自己的上衣给脱了下来,由于我经常打篮球,身上的肌肉还是非常明显,在脱掉上衣后,朝着陶桃老师那边看了一眼,发现她正在盯着我,嘴角还含着满是春情的笑意,这让我有些不好意思。
  在脱裤子的时候,我有些犯难,刚刚见到了我妈的肉丘,鸡巴还处于硬邦邦的状态,这要是把裤子给脱下来,肯定会让我妈发现,终究不太妥当。
  「呦!还不好意思呢,你是我看着长大的,还有啥不好意思的。」从陶桃老师那个角度,很容易能看到我裆部的肿胀,她调笑了我一句,说完之后,故意翻了个身,把脸扭了过去。
  我妈朝我看了一眼,似乎是发现了什么,说道:「去水房洗把脸,刚上完体育课,别把我床上弄的脏兮兮的。」
  我听到我妈的话,如蒙大赦般的从床上跳了起来,赶紧去外面的水房洗脸,我觉得我妈已经发现了我的鸡巴坚挺了起来,这才随便说了个托词,把我给打发了出去。
  等我再回到宿舍里面时,我妈已经盖上了薄被,她的这张床有一米五宽,我躺在她脚头十分的宽裕,见我妈已经闭上了眼睛,这才赶紧将自己的下半身给脱掉了,然后也钻到了我妈的薄被中。
  房间里已经没人说话了,显得十分安静,我有午休这个习惯,很容易就能睡着,但是今天中午不知道怎么回事,只要一闭上眼睛,陶桃老师的蜜穴就出现在我的眼前,尤其是蜜穴中间开启的那个洞口,还有洞口里面潺潺流出的淫水,让我根本就平静不下来。
  我朝着陶桃老师那边看了眼,发现她双目紧闭,嘴角显露着浅浅的笑容,呼吸已经开始变的均匀起来,她这个年纪,一番激烈的大战,应该是有些疲惫,这才能这么快的睡着。
  我翻了一下身体,我妈的美足从薄被中深了出来,距离我十分的近,几乎是触手可得,但我却不敢触碰,肉棒虽然再度硬了起来,但始终与我妈保持着适当的距离,生怕她发现我现在的这个状态。
  也不知怎么着,我慢慢的睡着了,就在睡意朦胧的时候,突然感觉到肉棒隔着内裤被一只手给捉住了,那只手轻轻捏了两下,似乎是在试探我肉棒的尺寸,然后就送来了,只听见我妈的声音响了起来:「小天,该上课了,快点起床。」我这才睁开眼睛,发现陶桃老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,房间里面只有我跟我妈两个人,突然感觉到刚才肉棒被人捏了几下有些不真实,因为我知道我自己是不可能那样捏自己的,而这会儿也只有我妈在这儿,她怎么可能会捏我的鸡巴。
  虽然心中有疑问,但我也并没有再多想,因为还要上课,我赶紧将自己的衣服给穿了起来,在穿衣服的过程中,我发现了我妈脸上红扑扑的,有些不太明白,房间里是有空调的,她睡个觉也不至于会热成这个样子。
 
【完】